社评:美国枪击案的罪恶不比恐怖袭击小

摘要: 美国社会对恐怖主义的惊惧和对枪击案整体麻木的反差也是难以思议的。

10-10 20:53 首页 环球时报

美国拉斯维加斯露天音乐节10月1日晚发生恶性枪击事件,64岁的内华达州麦斯奎特人史蒂芬·帕多克从一赌场酒店32层向露天音乐节场内的观众扫射,截至北京时间2日21时,至少造成50人死亡,400余人受伤。目前凶手已经死亡,其女友正在接受警方询问。警方的初步分析认为此次枪击案“与恐怖主义没有联系”。


这次袭击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去年奥兰多枪击案的死亡人数,虽然目前被认为与恐怖主义无关,但它作为美国史上“最血腥的”枪击案,引起的震动也十分强烈。


  

反复发生的恶性枪击案暴露了美国社会治理的严重漏洞,每次枪击案都一时轰动,过后不了了之,美国社会总体上对解决这一严重问题没有作为,往往是舆论叫唤几声,政治人物发几句谴责,又得过且过了。

  

控枪在美国永远处于争论状态,实现控枪看上去遥遥无期。


  

如果进行对比,美国枪击案发生的频率和死亡人数都超过欧洲的恐袭,但是美国整体上“宁愿事情就这样了”的态度实在令人惊奇。原因当然不是美国老百姓对此无所谓,而是美国的政治体制形成不了控枪所需的强大改革力。反对控枪的主张背后是强大利益集团和美国社会对枪支传统认识的惯性,在美国控枪的难度大体相当于在俄罗斯搞禁酒。


  

美国社会对恐怖主义的惊惧和对枪击案整体麻木的反差也是难以思议的。毕竟失去的都是人命,但枪击案就能够得到更多宽容,被社会“适应”,这说到底是政治和舆论引导的结果。


  

在枪击案问题上,美国给世界做了不好的示范:不正视问题,不采取坚决的措施。美国等于是给杀戮分出了“三六九等”,把公众注意力引导到了外部世界的问题上,而对美国内部社会治理的问题轻描淡写。

  

实际上,美国和西方的治理体系有一些不适应新时代的缺陷,它们面临体制改革的严峻任务,但是下不了决心。因此当面对枪击案这种顽疾时,只能陷入震惊、容忍,再震惊、再容忍的恶性循环。


  

至少50个鲜活的生命又因为美国对枪击案的不作为而离开人世。据美国官方统计显示,美国一年死于枪击案的总人数达到3万多人,问题是还要有多少生命的逝去才能唤醒美国体制的觉醒呢?人们希望能够看到美国尽早鼓起严格控枪的勇气。


关注《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or 

点击页面右上角,查看公众号,关注环球时报。 



首页 - 环球时报 的更多文章: